<acronym id="oy8ig"></acronym>
<rt id="oy8ig"><small id="oy8ig"></small></rt><acronym id="oy8ig"></acronym>
長春市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

《幸福都市》雜志

您的位置:首頁 > 《幸福都市》雜志

2020年《規劃韌性城市 · 建設幸福家園》(《幸福都市》總第26期)

上傳時間: 2020-08-12 被瀏覽 838 次




韌性城市,長春在應答

  城市并非渾然天成,而是一顆不斷吸收合并的果實。它不斷地整理新晉的區塊與子民、技術與資源,不斷調整他們彼此之間的關聯,令景觀泰然自立,居民平等相處。但城市生活并非一帆風順,不斷變化的經濟格局、對社會凝聚力的需求以及環境的變化都在發出挑戰。而就在最近,無形的冠狀病毒甚至短暫排空了那些曾經熱鬧無比的社交場所以及邁速奔騰的大都市血液,完全打亂了我們賴以生存的敘事空間。災難如一場突如其來的雨,我們的城市甚至來不及撐開傘。

  在對武漢進行視察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著力完善城市治理體系和城鄉基層治理體系,樹立‘全周期管理’意識,努力探索超大城市現代化治理新路子。”2020年4月14日,《人民日報》也在社論中指出:“城市治理應以此次疫情大考為契機,根據新形勢、新要求不斷提高城市應對重大公共衛生事件能力,努力增強城市發展韌性。”

  國家層面對城市戰略高度的思考,伴隨著疫情引發的社會各界對城市風險防控的反思,讓韌性城市這一城市規劃概念再度進入公眾視野。2002年,倡導地區可持續發展國際理事會(ICLEI)對韌性城市給出定義——對于危害能夠及時抵御、吸收、快速適應并做出有效反應的城市。從那時起,韌性城市這一學術領域一直呈現著一種喧囂中的孤獨,它的發展好像是獨自生活在稠密的思想之中。雖然時至今日,全球已有多座被公認與推崇的韌性城市,比如挑戰經濟發展不均、環境壓力與恐怖襲擊創傷的波士頓,抵御社群變動、地震與海平面上升的威靈頓,課題集中在自然風險與衍生性社會沖擊的里約……這讓韌性城市這一議題看上去十分重要且十分繁榮,成為城市規劃生產的一個單獨分支,但是在具體的實踐上,它又降格為一種學術秩序的門面裝飾,甚至變成了論文上打發字數的無害手段。

  正如丘吉爾所說,永遠不要浪費一次危機。一次危機幫助我們體察一座城市的“低配”,這種“低配”既身處真實,也基于虛擬;一次危機催生一個“富于孕育性的頃刻”,這一“頃刻”既包含過去,也暗示未來。2020年,或可成為中國全面建設韌性城市的元年。

  目前,北京、上海、南京等城市已率先明確推進或出臺相關的韌性規劃,城市的新一輪蛻變正在悄然發生。長春同樣要迎接這宏大的時代。事實上,梳理近年來的城市建設,我們不難發現城市決策者與規劃師們的種種鋪墊,他們關注著人與城市之間轉瞬即逝的關系,捕捉著集體靈魂的征兆與效力,他們關于韌性城市的思考、實踐以及構想,已如基因一般深刻影響著城市的發育走向,或許還很稚嫩,或許距離目標尚遠,但探索從未止步。

  萬物皆有裂痕,而那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我們將家鄉建設成一座韌性城市,不僅為了讓我們及我們的子孫能夠感到安全和自由,還為了讓我們的文明能夠存續——每有荊棘,我們都能迅速踏過,讓我們文明的尊嚴永遠浮于水面,沐浴光照。


欒立欣
国产精品自在在线午夜免费-深夜福利你会回来感谢我的-亚洲人成网亚洲欧洲无码-亚洲精品自在在线观看-午夜伦情电午夜伦情电影